<%@LANGUAGE="VBSCRIPT" CODEPAGE="936"%> 山东丝绸纺织职业学院图书馆
logo

大学生环卫工的这一年


馆内动态  加入时间:2014/10/27 10:48:39  admin  点击:1669

他们是一群大学生,却选择投入环卫的“编制”里,一度令舆论哗然。一年多来,有的人走了,更多的人选择留下。怎么用好这批常识青年,是摆在哈尔滨环卫系统面前的一道题;而如何用好自己的常识见识,更是摆在每个大学生环卫工面前更大的一场考试。

死也要死在编制里?

20129月,哈尔滨市环卫部门发布启事,面向社会招聘457名具有事业编制的环卫工人。

“编制”这个词,在这条招聘信息中仿佛充满了魔力,一下子吸引了11539名具有大专以上学历、年龄在30岁以下的“80后”前来报名。甚至有报名者直言报考初衷时,不讳言地说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”。

据了解,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,哈尔滨就没有招聘过具有编制的环卫工人,只是补充过一些退伍转业的人员带着编制加入到环卫队伍中。这457个编制不是新审批下来的,而是多年老职工退休后一直空缺没有填补的位置。

工作还是那个环卫工作,在许多人看来,就因为多了四个字——事业编制,所以,包括29名硕士研究生在内的7186人通过资格审核并缴费成功,得以参与竞争考试。这其中,就包括从大庆师范学院英语专业毕业、通过专业八级、正在山东青岛一家私立学校当英语老师的纪宇。

曾经,纪宇想留在山东青岛。因为做App开发的男朋友在那里,而且发展不错。

“可是那边的房价太贵了,而且离家太远了,我实在受不了春运的折腾了。”在青岛工作的时候,纪宇每次寒暑假回家,都要和男朋友“费劲巴力”地买火车票,然后从山东青岛坐22个小时的火车到黑龙江哈尔滨,再坐6个小时的长途客车回到佳木斯的家中。

“父母年纪大了,我不想离他们太远。”尽管离开了青岛,但纪宇还是希翼能留在一个大城市里。所以,她选择了哈尔滨。“偶然间看到了这边招环卫工,我就来考了。”

“要说根本没考虑过编制的问题,那都是骗人”,和纪宇不在一地但几乎同时报名的许鑫点破了这层窗户纸,但许鑫强调,“编制,考虑过,但只能排在第三位。”

这位从哈尔滨商业大学食品专业毕业的硕士,曾在外地一家食品厂上班,但由于感觉抱负难以施展,才转投哈尔滨环卫系统。

“报名之前我做了一些调查,哈尔滨已经投资建设了餐厨垃圾处理厂,现在正在起步阶段,今后肯定需要这方面的人才。”许鑫说,他大学专业里有关“发酵”“堆肥”方面的常识与餐厨垃圾的分类正好相关,环卫系统将来能够有机会学有所用。

扫大街并不简单

最终,448名考生在经过两轮筛选后被正式录用,他们中年纪最大的30岁,年纪最小的22岁。其中,研究生7名。

许鑫坦言,进入新角色后,横亘在他面前的第一道难关就是面子问题。“有一次,我在保洁时遇到了一位同学,人家问我‘你咋考这个了呢?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就含糊地说‘考上了就来了’。”正当许鑫想找借口结束这次谈话的时候,同学的一句“我也考了,但没考上”,把许鑫给逗乐了,这也让他一下子觉得释然了。

对所有刚刚上岗的大学生环卫工而言,面子上的尴尬往往来不及多想,就被体力上的疲劳冲到脑后去了。

早班是凌晨4点到岗,在清理冰雪的紧急情况下,凌晨2点到岗。

这种早班生活对男生许鑫来说,除了起床早让人有些崩溃之外,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难的。女生纪宇的家不在本地,她享受不到其他女生父母早起做饭、护送上班的待遇,只能一个人一点一点、一天一天地去克服黑暗带来的恐惧。

无论对男生许鑫还是女生纪宇,有一个困难是两人都要面对的:抡扫帚。几乎所有新来的大学生环卫工刚开始的时候都只会手腕、胳膊用力去抡,经常是刚扫十几分钟就累了。干一会儿,歇一会儿,工作效率很低。即便是这么慢的效率,纪宇说,每天下班,自己都是靠意志把疲惫的身体拖回家去。一夜的腰酸背痛,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班开始。

通过跟老师傅学习他们才知道,抡扫帚不是光有劲儿就行,更不是光胳膊用力就行的。“你看,要用腰带动全身去抡扫帚。这样才能扫得时间长。”纪宇一边说一边熟练地示范着。

许鑫有一个深刻的对比体会。去年冬天扫雪的时候,他偶尔会有连续工作16个小时的记录,当时累得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。

环卫工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擦拭道路中间的护栏,尤其是那些设置在车道宽、车流量大、车速快的主干路上的护栏。

“在这些主干路上工作是很艰难的,工作环境非常危险。”许鑫也和其他人一样干着这项危险又艰难的工作,只是他在琢磨着,能不能发明这么一种机器来代替人力,既提高效率又减少环卫工人被撞的风险。

许鑫的这个“擦栏杆机器”目前只是在想象阶段,毕竟,一年的时间,工作岗位能够提供给一个新人发挥的空间还有待开发,但许鑫一直坚信,学习过的专业常识不会撂荒。

一位从事环卫工作20多年的领导不经意中提到,当年自己抡大扫帚工作,那时候,怎么都没想到今天环卫系统的机械化改变。这种感受,许鑫一直记在心里。

离开的人所带走的

由于资金到位了,梁鸿飞(化名)在20138月末离开环卫工作,回家自己创业去了。

“在环卫工作的这9个月,我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”梁鸿飞曾经是一家外企的培训人员。他也考过公务员,“第三名,人家要前两名。”他之所以来到环卫,是因为“考上了,档案被调走了,考不了别的”。

凭借着驾驶技术好,在别人还在接受培训的时候,梁鸿飞已经可以开着“小微型”车上街收垃圾去了。

“每天处理300个垃圾桶里的3吨垃圾。”梁鸿飞说,刚开始那会儿,他被垃圾熏得吃不下饭。

“过去你问我能不能每天倒掉3吨垃圾,我肯定告诉你不能。”事实上,梁鸿飞做到了。当同批去的其他三个人都累病的时候,他还在坚持着。9个月的环卫工作让他知道了什么叫潜能,什么叫辛苦,怎么样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以及换位思考到底该思考点儿什么。

最重要的是,过去,他知道自己有些小清高,也知道自己眼高手低,但就是踏实不下来。

“干过环卫,就踏实下来了。”

有人走了,更多人像纪宇、许鑫选择留了下来。对于未来,他们都没有多想,尽管在2012年的招考公告上明确写着“在本岗位连续工作3年且年度考核优秀,将有机会转为本单位管理或专业技术岗位”,但目前,这两位进步稍快的年轻人只是希翼做好眼前的工作,不去想更多的未来。

“哈尔滨一万两千多名环卫工,存在临时工多、年龄大、流动性大的情况。日益增多的机械化操作更需要人才,在队伍管理方面也需要更新换代。”哈尔滨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孙明磊表示,招聘大学生环卫工,是希翼他们从基层做起,将来发挥他们的常识优势、年龄优势,为哈尔滨的市容环境卫生工作提档升级。

在孙明磊看来,在一线已经熬过了一个冬天的大学生环卫工们已经离春天不远了。

如果说,过了这3年,你还是只会默默无闻地扫地干活的话,那我只能说,很抱歉,你已经习惯这个工作了。

(本文来自乐读网)


上一条:浓秋十月 温情书蕴
下一条:科技改变服装:未来高科技时装之最

·大学生环卫工的这一年

 发表,查看评论  打印本页
版权所有© 山东丝绸纺织职业学院图书馆 情报资料中心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